主页 > 文化艺术 >

“一清二白”的日子里少许有恙 /刘辉(文军)

时间:2019-04-02 00:54

来源:国际时报作者:aishimin点击:

 “一清二白”的日子里少许有恙
刘辉(文军)
 
   头十余年前,大白菜就是大京城冬季里的当家菜。印象深刻,因记痕中自打童年少年中年都为自家“冬储”忙碌过。更深刻烙印的是:跺脚捂耳朵搓手掌的冬寒,没能阻止到菜地装车,没能阻止到厂操场集体“码菜墙”,没能耽误所有大白菜赶时候紧着下菜窖。


 
   不瞒您说,那会儿大白菜是厂矿企业或事业单位干部职工的“看家菜”、“值班菜”。所以说:拉运、码垛、倒翻、晾晒,储存质量好歹,遂成了企业冬季中的一件挺大的事儿。
 
   一串串有关白菜烹饪的菜谱,想起来就头疼。红烧白菜丝、白菜炖豆腐、粉丝熬白菜、海米烩白菜。稍有创意些有:醋溜白菜、酸辣白菜、豆丝拌菜心、白菜汆丸子。还别忘了:大部分甲菜(带荤)底儿都由白菜当家,偶尔赶上胡萝卜土豆做底算您幸运。好不容易赶上一顿肉饺子吃,保准儿白菜帮子为主。
   转眼新世纪,大白菜“当家做主”的威信渐无。白菜价,成了商家推销商品“大放血”的调侃语。是不是廉价的白菜价?是不是诚实的真放血?——一般人脑袋里都爱嘀咕个问号。


 
   岁岁年年,绵绵碎碎。当孩子们回家,要吃“醋溜白菜”、“酸辣白菜”、“尖椒土豆丝”时,我才感觉到记忆的珍贵价值。想念童年、追溯曾经的以往状态,熘白菜炒土豆成了“主角”。
 
   年轮转久了,明显老化。请教大夫:“少油少盐少荤少吃,戒烟戒酒戒熬夜”。于是,素食主义成了生命维系的“当家”。冬季再回首,大白菜之价依旧在低价中运行。即便很便宜,也是涨了若干几十倍。白菜当家,也算医嘱呗!
 
   摘几帮叶就是一顿菜饭。或炒饭、或炒面、或作面汆面码、或作饺子包子馅。若沿袭熬炒咕嘟炖的老传统,未尝不可。
 
   抓紧喽,冬季好日子。白菜还是白菜价儿,不算虚头巴脑。洗净生拌,熟工配伍,剁碎面吃……。不为节省,只为健康;不求长长寿,只为无大恙而已。

 
   呵呵,大白菜还是好东西!如今科技了,更该是您俺他的四季选择。不是嘛?
 
 
   2018.11.24.
   又观北京政府网登我原来作品有感而发。
 
   注:此篇【文军·京聊】成就了一篇《北京晚报》的一篇文章:【大白菜的今昔记忆】源自:2018年艺趣·2018年的12月27日

【作者简介】

刘辉(文军):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京味儿文学作家。《老北京那些事儿》系列图书著作权人。曾任《法制晚报》京味儿版专栏作家。
中国萧军研究会常务理事。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。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。华语红色诗歌委员会常务副会长。《新国风》诗刊副主编。
北京作家协会会员,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。北京残疾人写作学会名誉会长。北京东城作家协会理事等。《北京晚报》、《北京文摘》等报刊专栏作家。
多有诗歌、评论、散文、杂文、微评在国内报刊和各大网站发表,并多获奖。多次担当或兼任国内各层次规模的诗歌及散文大奖赛的主要评委。

【责任编辑:aishi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